<code id="twrqm"></code>
      1. <acronym id="twrqm"><form id="twrqm"></form></acronym>

        <code id="twrqm"><rt id="twrqm"><big id="twrqm"></big></rt></code>
        <acronym id="twrqm"><form id="twrqm"><blockquote id="twrqm"></blockquote></form></acronym>
        1. 地球之巔的“精神脊梁”

          發布時間:2019-03-22 08:47:21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晏 良    責任編輯:吳亮

          1950年,以18軍為主力的英雄部隊,積極響應黨的偉大號召,揮師進藏。在挺進高原途中以及之后的劈山修路、開荒墾殖、平定叛亂和民主改革、邊境作戰、建設新西藏的崢嶸歲月里,一代代官兵展現出艱苦奮斗、吃苦耐勞、無私奉獻的優秀品德。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多次強調要發揚“老西藏精神”等光榮傳統,教育引導官兵從中汲取強軍報國的精神力量。

          “老西藏精神”在歲月的變遷中得到不斷繼承和發展,它是我黨我軍優良傳統與西藏革命建設特殊實踐相結合的產物,是西藏軍民用忠誠和生命不斷鑄成的寶貴精神財富,是我軍優良作風和光榮傳統在雪域高原的集中體現,其主題內容為“五個特別”: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創業,特別能奉獻。——編 者

          前不久,新聞作品《我站立的地方》刷屏圈粉,邊防某團營長余剛、副營長楊祥國等官兵的強軍固防事跡劃過億萬讀者指尖,走進大眾心田。

          在新聞成為易碎品的今天,這群邊防軍人的故事,何以令中華兒女目聚一地、集體共鳴?答案其實很簡單:感天動地是精神。

          剛剛被評為陸軍首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的楊祥國感慨地說,要想屹立“地球之巔”,必須挺起“精神脊梁”。

          品著他的“精神密鑰”遠望,記者仿佛看到星辰大江、邊關遼闊,好似聽到誓言鏗鏘、足音回響。

          探尋西藏軍區官兵的精神之源,繞不開兩條天路:解放軍從四川、青海等地挺進西藏時,一面進軍,一面修路,滔滔江河上搭金橋,重重險山間辟大道,終讓兩條“彩虹”相遇。

          “兵三代”四郎旺杰非常崇敬開路先鋒,每次驅車經過拉薩市區“川藏青藏公路紀念碑”時,他都會鳴笛致意——修筑號稱世界第八大奇跡的兩條公路,“三千志士英勇捐軀,一代業績永垂青史”。

          在距紀念碑數公里外的西藏軍區軍史館內,記錄著一組悲壯數字:解放軍進藏至今,已有6700多人長眠高原,幾乎每條天路都連著開山巨響,魂牽忠勇路石。

          淚水既澆注悲傷,更砥礪精神。69年來,一代代西藏軍人傳承“開路”精神,矢志將強軍事業進行到底。

          崗巴邊防營是全軍駐防海拔最高的建制營,防區平均海拔4810米,在地圖上呈醬紫色。然而,那些云天寒哨卻像磁石一樣,深深吸引著鋼鐵哨兵。春節過后,肩扛“一道拐”的馮文靜爭得上哨機會,打破列兵不參與換防的慣例。翻看《崗巴犧牲名冊》,瞻仰31名先烈的悲壯故事,一批“00后”咬破手指,寫下換防申請。一句句用鮮血凝成的誓言,代表著年輕戰士的心聲。

          有人說,女軍人與平均海拔4500米的那曲“八字不合”,戰斗于此的巾幗英雄,幾乎沒人能活過37歲。彭燕逆天改命——她20歲畢業選擇那曲,一干就是19年,義務巡診的行程超過2萬公里,像雄鷹一樣高飛,把天使之愛帶到藏北每個角落。

          上世紀60年代初期,第一代查果拉戰士寫下“不戀故鄉綠色艷,愿與雪山共百年”的詩句,如今首位進藏服役的清華學子吳毅恒又在查果拉揮灑忠誠報國的青春詩行。還有那奔赴雪山守哨卡的300名北京籍新兵、不當空姐當炮長的女大學生士兵袁遠……在先輩開路精神感召下,新時代駐藏軍人一心報國,讓高原上的格桑花綻放得格外絢爛。

          左權縣,靖宇縣,張自忠路……在祖國大地上,許多先烈和守衛的熱土緊密相連。

          藏南邊防聳立著一座絕壁,名曰“將軍崖”。崖下立有一碑,上書:一九八四年元月十五日原西藏軍區司令員張貴榮同志在此以身殉職。

          碑文所說的“職”,就是崇高使命。西藏軍人把使命看得高于生命,為了戍邊事業勇于獻身。張貴榮犧牲這天,楊祥國剛好出生,他自認“為邊防而生”,入伍后矢志傳承“老西藏精神”,執著地守護邊地。

          “鬼見愁”“嚇退猴”“馬回頭”……雪域邊關的巡邏路名讓人望而生畏。然而,忠勇哨兵執著涉險,前仆后繼。

          今年大年初一,記者跟隨10名“耐力王”“爬坡王”到海拔6280米的冰川巡邏賀歲。大家向死而生,用忠誠的手印在目的地完成簽到。我們含淚敬禮的方向,曾有5名巡邏戰士化作冰雕。

          記者曾翻拍過一幅“邊關血手印”照片,那是上世紀60年代末的作品。此行再拍相似實物,兩圖相隔的時間是50年。盡管血手印照片從黑白變成彩印,但變換的是色彩,不變的是精神,那些關于犧牲奉獻的話題歷久彌新。

          邊防某團組織主題教育,兩雙鞋開啟一堂課。

          那次夜間巡邏,風雪蔽月,戰士韓志庚和黃毅迷了路……他倆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嚴寒中爬行十里,艱難回到戰友懷抱。命保住了,可是腿卻被迫截肢。從此,兩雙勇士鞋留了下來,成為傳承紅色基因的鮮活教材。

          把生命留在哨位的黑發人,他們的殉職事跡讓人泣血:團長高明誠帶隊巡邏時突發高山病,不幸犧牲;詹娘舍哨所的3名戰士下山背雪化水時被風雪吞沒,壯烈殉國;那曲烈士陵園內,安葬著92位“無名烈士”……

          與雪山融為一體的數千忠魂,許多人沒有戴上軍功章,沒有烈士的稱號,也沒有墓碑祭文。但是,那聳立的雪峰不就是英烈的墓碑嗎?那嗚咽的江河不正在誦念墓志銘嗎?

          有人說,在西藏“躺著都是奉獻”。然而,駐藏軍人為了國防建設夙興夜寐,絲毫不敢懈怠。

          1951年11月,部隊剛剛站穩腳跟,立即冒著嚴寒開荒墾殖,“向荒野進軍、向土地要糧、向沙灘要菜”成為響亮的口號。

          1962年邊防某營奉命進駐不通公路的墨脫縣,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戍守在190公里邊防線上。一代代官兵鐵肩擔國防、默默守邊關,在荒無人煙的“孤島”建起營房,在荊棘叢生的荒野開墾良田。1992年,中央軍委授予該營“墨脫模范戍邊營”榮譽稱號。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記者一定以為,在海拔4900米的塔克遜種出西瓜是神侃。來到這手可摘星之地品嘗雪山瓜果,記者領略到了哨兵背土上哨一年年、矢志打造“南泥灣”的豪邁情懷。

          69年來,駐藏軍人不僅甘于吃大苦、耐大勞,而且敢于干大事、創大業。雪域勁旅謀打贏催生不少大手筆——

          某合成旅是首支被上級評為“信息化建設先進單位”的部隊,該旅不僅將防空高炮由牽引式改成車載式,而且自行研發移動傳輸設備。令人驚訝的是,該旅助理工程師鄧細波獲得了4項國家發明專利。

          另一支合成旅也是聲名遠播,他們的訓練成績令來隊觀摩的26國駐華武官驚嘆:抽點的戰士能一口氣完成60圈單杠大回環,在3分鐘內跑完高寒山地500米障礙……

          某運輸旅車行千里,一路演練,復雜氣象、陌生道路條件下的機動能力顯著增強。該旅開發出“戰時氣象保障應用系統”等多項科技成果,創下了安全行駛7000多萬公里的高原行車紀錄。

          歷史鉤沉,滄桑巨變。當年進藏部隊最好的裝備是從各軍抽調的12門步兵炮、700支卡賓槍、400支湯姆式沖鋒槍和1000匹馬。如今,西藏軍區的主戰裝備信息化程度越來越高,官兵駕“長車”踏破邊關風雪路,居“斗室”坐地巡邊覽無余。

          “在高原上工作,最稀缺的是氧氣,最寶貴的是精神。”一代代高原軍人把“老西藏精神”融入血脈,熱血灑邊疆,豐碑樹高原,踐履了“不把邊防守小、不把領土守丟”的鏗鏘誓言,演繹無數戍邊壯舉。“橫空出世,莽昆侖,閱盡人間春色……”毛澤東的詞句還在昆侖山口回蕩,新一代高原官兵正在強軍征程上大步向前!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解放軍報
          大香蕉伊人久草av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