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wrqm"></code>
      1. <acronym id="twrqm"><form id="twrqm"></form></acronym>

        <code id="twrqm"><rt id="twrqm"><big id="twrqm"></big></rt></code>
        <acronym id="twrqm"><form id="twrqm"><blockquote id="twrqm"></blockquote></form></acronym>
        1. 某信息通信基地連長翁春芳:情注一纜通滇藏

          發布時間:2018-12-04 09:02:55    來源:新華社    作者:張能華 梅常偉 文劍波    責任編輯:謝露瑩

          金沙江堰塞湖泄流除險期間,某信息通信基地四營五連連長翁春芳(右)和連隊官兵緊急處理受影響的軍用光纜(2018年11月15日)。雎心陽 攝

          新華社昆明12月3日電 題:情注一纜通滇藏——記某信息通信基地四營五連連長翁春芳

          某信息通信基地四營五連駐地位于迪慶高原,海拔接近3400米,是云南、四川、西藏交界的地方。

          不久前,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泄流除險,多條由滇入藏的光纜通信線路突然中斷。緊急關頭,翁春芳和戰友們連續奮戰,力保軍用光纜線路暢通,挑起了軍地各方海量信息進出西藏的傳輸重擔。

          護一根纜,聯接滇藏,通達八方。這,是五連官兵的工作日常。

          2014年夏天,翁春芳擔任五連連長。那時,他從軍校畢業正好3年。

          初到連隊,翁春芳為了盡快弄懂業務,求教的對象有干部也有戰士,總之誰懂就找誰。數百公里的光纜線路,他很快熟記于心。

          五連負責維護的光纜,分布在海拔1800米到4200米的高山峽谷之間,大部分地區長年人跡罕至。按照規定,他們必須每半個月把線路全部巡查一遍。

          一次,翁春芳帶隊巡查線路。越野車跑得正快,突然“砰”的一聲重響,車頂的燈被震得整個掉了下來。萬幸的是,那塊從山上滾落的石頭,只在車頂留下碗口大的坑,沒有傷到人。

          打那以后,翁春芳只要參加巡線,就一定會坐在駕駛員旁邊,幫著觀察道路情況。

          “有時候累了一天,也會犯困,可從來不敢閉眼睛。”翁春芳說,連隊的每個兄弟都是家里的一片天,萬一出點意外,家里的天就塌了。

          某信息通信基地四營五連連長翁春芳帶領連隊官兵在白馬雪山巡查軍用光纜線路(2018年11月14日)。雎心陽 攝

          有路的地方,難;沒路的地方,更難。

          云南德欽至西藏鹽井段,一座以“向陽”命名的橋梁附近,有段10多公里長的奇特線路。說它奇特,是因為超過30度的陡峭山坡上,滿是不大不小的碎石塊,腳踩上去松松垮垮、極易打滑,用手攀援卻又無處著力,只能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山上挪。每挪一步,石塊都會“嘩嘩啦啦”往下掉。

          去年,工作組來連隊檢查線路維護情況,提出要跟著官兵們把線路完整地巡視一遍。到了向陽橋,幾個人才往上爬了幾十米,就累得腿都抬不起來了。

          “爬不上去太正常了。”外線班班長朱建飛已經在連隊待了十幾年,但每次到向陽橋,心里依然會發怵。

          某信息通信基地四營五連連長翁春芳帶領連隊官兵對橫跨瀾滄江的軍用光纜進行維護(2018年11月9日)。雎心陽 攝

          讓人發怵的,還有惡劣的氣候。

          有年冬天,連隊通信機房突發告警。經測試,是某段標石間出現大損耗點。翁春芳帶人冒雪出動搶修。可是,地被凍硬了,鐵鎬砸下去只能留下一個個白點。

          一時間,搶修陷入僵局。雪花借著風勢,打得人臉上生疼,但搶修隊員沒有一人打退堂鼓。他們撿來干柴生起火,把凍土一點點烤化,然后開挖。7個多小時后,故障被成功排除。

          這幾年,五連負責維護的光纜線路沒有發生過一起責任事故,連續4年被評為先進基層單位,2次榮立集體三等功。

          分享到:
          中國網官方微信
          新華社
          大香蕉伊人久草av观看